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我以年龄为生_ 13人生轨迹-

时间:2021-05-28 19:0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润牙小说我以年龄为生 13人生轨迹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13人生轨迹

    永七苦笑了一下。

    真是没办法!他的美人儿就是和他这么心有灵犀!

    只要他稍有不对劲,她很快就能察觉过来。

    “快说!你到底又瞒我什么了?”凡女态劫馨愠色低喝。

    永七拿起壶,走向大榻,缓缓坐到了她身边。

    此时,凡女态劫馨内心其实已经紧张起来,生怕他又要说什么令她心惊肉跳的事情。

    “快说啊!”她真是急死了。

    永七凝来,缓缓一语:“美尊,在来到近遗馆内的那一刻,我隐约感觉到这……于遗疫迹里面有着一种力量,将会改变我接下来的……人生轨迹。”

    凡女态劫馨彻底震住了,改变他的人生轨迹?这……什么意思?

    深深呼吸了一下后,她才轻声一问:“天郎,这种改变是好还是……坏?”

    永七摇摇头,神色有所惆怅,喃喃:“我说不好,因为这种力量的源头,好像是源于我自己!但究竟是什么,我还得进入一看,才能明白。”

    听着这略带沉重的话语,凡女态劫馨沉默了起来。

    永七一见,将壶收了起来,搂住了人儿的柔腰,宽慰来:“美尊,相信我,无论是什么,我都不会再与你分离!”

    凡女态劫馨依偎在他怀里,喃喃:“天郎,你记住,不论是什么,我都只要你平平安安,我只要你平平安安!”

    她并没有阻止他去进入于遗。

    因为那里面毕竟是他曾经的家,曾经的根!

    因为她无论如何也是要以他家媳妇的身份,与他回一趟这个家!

    听着这般可心的话,永七终于克制不住了,迅即就将人扑倒下来。

    转眼之后,就是满屋无尽旖旎,无尽恩爱!

    与此之时,于遗疫迹最深处,那正闭目盘坐在最浓最厚毒瘴之中的疫魔却是眉头紧紧一皱,似有某种不适。

    不过,他始终都没有睁开双眼。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紧皱的眉头又缓缓舒开了。

    ——————

    不拘社。

    讯裁殿。

    于阗采书房。

    傩萦从近遗馆出来后,就第一时间来见她的师祖于阗采了。

    而见到回来的傩萦竟是完好无损,于阗采心中有所震动,心忖——疫尊,虽然你嘴上始终不承认,但是我知道你并不是真的无情无义!不然,我于家的历代先祖也不会一直让后代子孙恪守这个——不论何时何地都要尊崇于你的古老规矩!

    “师祖。”傩萦低头一唤。

    “嗯。傩萦,你能安然回来,说明疫尊还是认可了你。虽然你并不是我于氏的血脉,但是你却是我于阗采的徒孙!说吧,疫尊他都给你什么了?”于阗采语气平和地说来。

    傩萦内心苦涩,但该说的还是得说,她没法隐瞒:“师祖,疫尊前辈他……并没有给我任何东西。”

    闻言,于阗采眉头顿时一皱,接声:“不可能!你现在能安然无恙,就是疫尊他救了你!没有他的救治,你只会尸骨无存!”

    傩萦犹豫了一下,接声:“师祖,疫尊前辈说,他之所以让我还活着,只是因为我身上有着一份奇异运势。”

    于阗采怔了怔,沉浸起来。

    傩萦身上的运势,于阗采是有所窥知的,因为她懂界卜学,尽管她懂得的还比不上命瀑毬。

    “师祖,请相信我,疫尊前辈他真的没有给我什么。”傩萦再次一语。

    于阗采凝着她,只语:“疫尊他还有说什么?”

    傩萦再次犹豫了一下,才语:“疫尊还让我转告师祖——与其费尽心机,不如顺其自然,世间一切自有冥冥运道。”

    于阗采缓缓从座位上起身,踱起了步。

    傩萦未敢打扰,退到了一边。

    边踱间,于阗采目光又在傩萦身上来回停留,似乎就在仔细打量什么。

    好一会儿后,她才停下脚步,对傩萦说来:“固然,世间一切自有冥冥运道,但若是一点不争不察,那便是有天大的运,也可能会错过!”

    傩萦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静默。

    “傩萦,事到如今,我也不再瞒你,我之所以指定你,那就是因为察觉了你身上似乎有着一种非同一般的运势!而我需要利用这种运势,去获得社首大位!

    “对于这种利用,不管你心里有多反感,你都已经没有选择!

    如今,你和我其实就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只要你助我获得了社首大位,那我就会将灵魔城城主之位交给你!当然,你要是还有什么条件,那现在就说出来吧!”于阗采打开天窗说亮话。

    傩萦惶恐,慌忙跪下,语:“师祖!我没有反感,从来就没有!我傩萦如今所拥有的一切,可以说都是师祖赐予的!能为师祖出力,我只会深感荣幸!请师祖千万别来折煞我!”

    于阗采面色有欣慰,随即将人搀起,微微一叹,语来:“你这心性还要多加磨练才行,真要坐上灵魔城城主之位,若是一点私利之心都没有,那只会让你更加难以生存下去!”

    傩萦欲语。

    于阗采却是又已说来:“好了,今天我既然把话和你挑明了,就不会再让自己收回!只要我成为了不拘社社首,你就是灵魔城的城主!”

    傩萦内心真是难以言喻,说她不想成为这灵魔城城主,那绝对是假的!可是自己终究何德何能可堪如此大任呢?

    似乎察觉了傩萦内心的挣扎,于阗采随后微微一笑:“傻丫头,既然疫尊他都肯定了你的运势,那么未来你肯定就是极为出色的!不必烦恼什么!”

    傩萦心中一暖,真挚而应:“谢谢师祖!”

    “嗯。现在,就和我说说,你对自己的两个对手,都有什么想法吧!”于阗采又重新坐了回去。

    傩萦沉思了一下,才支支吾吾问来:“师祖,我有一个问题,我身上的这份运势,大概是什么时候存在的?”

    于阗采愣了愣,然后回想了一下,才语来:“应该是在你女儿傩梦与你分开之后。”

    傩萦一震,心中不再猜测什么,已然有所笃定!

    与梦儿分开的时候,不就是当初羡央儿把梦儿带去羡家的时候吗?

    看见她的异样,于阗采也是有所惊疑,她问来:“怎么了,傩萦?”

    傩萦回神,犹豫起来。

    她很想直接说出来的,但是永七和凡女态劫馨这次却是改名易装来到灵魔城的,如此便说明两人不想他人知悉。

    “你到底怎么了,傩萦?”于阗采自然更加好奇了。

    傩萦只得先接声:“师祖,我想我已经知道自己身上的这份运势源于谁了。”

    “哦,谁?”于阗采接着一问。

    傩萦硬着头皮,一回:“对不起,师祖,我……得保密。”

    于阗采听而深深看了傩萦一眼,随后却是一笑:“让我猜猜,这人她——是不是灵仙城羡家的人?”其实,这对于阗采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毕竟那一年就是羡家的羡央儿带走傩梦的!

    傩萦有些惊讶地看向人!

    见状,于阗采心中叹然,竟还真是灵仙城羡家的人吗?看来,那傩梦在羡家还真是混得不错!不过,眼下这份运势又会如何作用来呢?现在灵魔城内,可是没有出现灵仙城羡家的人啊!

    “傩萦,眼下,灵仙城羡家可有人秘密来到灵魔城?”于阗采内心果然极为通透!

    傩萦苦涩起来。

    一见,于阗采内心微微一震,竟然真的有人秘密来到了?但是究竟是谁呢?

    究竟是谁能助傩萦为我赢得接下来的定首局呢?

    “罢了,你既然有难言之隐,我也不多过问什么,你好好去准备吧!”于阗采随后平和一语。

    “是,师祖。”傩萦退离。

    在她走后,于阗采喃喃起来:“灵仙城羡家……灵仙城羡家,一个和我灵界层帝璧红笼有正面抗衡底蕴的庞然大物,一个让那妖界壬戌妖帝都要来直接动手的巅峰豪族!未来,又到底会掀起何种……滔天巨波呢?”

    ——————

    次日午时。

    傩萦准备来到。

    永七和凡女态劫馨邀请她去了租房密谈。

    见到凡女态劫馨随手就是挥出数道强大的隔绝之印,傩萦是既困惑又震撼!

    而永七则是在人坐下来后,便语来:“傩夫人,接下来的事情,请严格保密!”

    傩萦听而一应,:“好!”

    永七随后看向身边人儿。

    凡女态劫馨会意,当即抬手,从躯身内运出一簇璀璨珊茸精粹来。

    傩萦虽不明所以,但还是有着眼力,能识得这簇璀璨珊茸的强大!

    “傩夫人,这是我的缔命珊茸,你将它融入躯身后,便能借用我的力量!有了这种力量,应该足够你在第场对局**奇制胜,请收下吧!”凡女态劫馨将手上珊茸推算到傩萦面前。

    傩萦有些不知所措了,支支吾吾而应:“珂小姐,这……怎么能行?”

    “傩夫人,你这是看不起我的实力吗?其实说真的,你真要和我动手的话,你可是完全打不过我的。”凡女态劫馨故作不满来。

    看着凡女态劫馨身上流露的自信,傩萦怔了起来。

    “傩夫人,收下吧,我们还要和你说下一步。”永七微微一笑,说来。

    傩萦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双手一接,闭上双眼,用心将珊茸融入了躯身内。

    在融入的过程里,她能明显得感受到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力量正在充实来。

    在这一刻,她已然再次明了,她的运势就是源于眼前两人!

    在她缓缓睁开来后,永七接着说来:“傩夫人,这第二步,我需要你为我拿到三样东西,其中一样,就是你们不拘社的拔犀痘,有问题吗?”

    傩萦十分不解:“游公子,你要这个做什么?”

    “这个,先容我保密。”永七只语。

    傩萦听而沉默了一下,接声:“游公子,拔犀痘我身上就有,只是此物是不能给社外之人的。”

    永七一笑:“不能给,但并非绝对不可以,对吧?”

    傩萦苦笑一丝,斟酌了会儿后,最终还是点点头,应声:“好,给你。”说着,就从自身界环之中取了一个里面盛有一种犀色异水且形似沙漏的明透璃瓶,递来。

    永七接过,盯了一下,便收起来,语:“另外两样,就是宿悲的一滴血和命欢的一滴血,或者就是他俩各自的一丝血脉气息。”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