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太玄逆神_ 第六章 孤支城府-

时间:2021-05-28 11:1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来人为僧小说太玄逆神 第六章 孤支城府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阿龙如同烂泥般瘫软在墙根,七窍出血不止,已然没有了呼吸。只见一道黑影一闪而逝,房中只余下阿龙等一众尸首。

    此刻客栈外,原先刀枪林立的场景全然不见,横七竖八的尸体躺了一地,唯一的活口也就燕云城他们的那一头老牛了。

    “大。。。大叔!”燕云城站在窗前,看着底下的一切嘴唇不禁有点哆嗦。

    站在燕云城身后的沈飞鸖此时也是眉头紧锁,神情甚是凝重。其实就在阿龙一行人刚出现在客栈外的时候,他就觉察到了,不过另外一股强大的气息突兀的同时出现,沈飞鸖即刻制止住了同样被惊动的燕云城。

    从那道气息上沈飞鸖感到了巨大的危险,与夫子那种浩瀚如星海的宏大不同,此人透露出来的气息凌厉如刀势不可挡,给沈飞鸖的感觉虽说危险,与夫子相比应有天壤之别。

    “江湖从来都是血色的!”沈飞鸖似是回应着燕云城,也似乎是对自己说的。

    “云城收拾一下,准备启程。”经过这么一出,天也开始泛亮,城门开启的时间也快到了。

    燕云城看着沈飞鸖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住了,快速的收拾着行李,路过中年女子原先的房间时,不禁停住了脚步朝里面望去,里面此时一片狼藉。

    横在门口的客栈掌柜钱岩双眼瞪得老大,死的不能再死了。

    看着钱岩惨死的模样,燕云城心中不禁感叹,钱岩真是掉到钱眼里了,最终落得个杀身之祸,燕云城摇了摇头,便快步去后院套车去了。

    此刻整个客栈寂静无声,燕云城套好牛车,顺着那一地尸体的间隙将牛车赶了出来,沈飞鸖已经等在了客栈门口。

    上了车,老牛迈着沉重的步伐开始动了,整个街道此时一片肃静,老牛踩踏青石板与车轮转动嘎吱的声音在空中格外清晰,在空中震荡传开。

    离得北门越近,街道上也开始出现三三两两的行人,等待出关的夜香郎们排了长长一溜,刺激的气味老远就可以闻到,路过的行人都是紧掩口鼻,步履匆匆。

    见到这番景象,燕云城便将牛车远远地就停住了,感觉已经离得够远了,可依然有难闻的气味自远处飘来。

    燕云城强忍着作呕,忍受着气味的冲击,难受的时刻总是显得漫长,燕云城感觉自己似乎等了几个时辰般,城门前聚集的人也是越来越多,都跟燕云城一样苦着一张脸。

    “今天不对啊!”

    “是啊,都这个时辰了,夜香郎怎么还没出城?”

    “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

    城门久久不开,聚集的众人开始纷纷议论起来。

    燕云城立起耳朵听了一阵,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一般城池都会早上两个时辰开启偏门,让夜香郎门先行出城,不过今天似乎出了什么岔子,城门一个也没开。

    “下车吧!”就在燕云城焦急时,车内传来沈飞鸖略显凝重的声音。

    待沈飞鸖下车站定,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原本拥挤的人群突兀的分开一条道来,一群手执长戟的甲士迅速的分列两侧,将人群隔离开来。

    一群骑着高头大马的人缓缓出现在视野中,为首的是一位英俊而又妖异的青年男子,青年男子虽脸颊待笑,身上散发出来的却是阴冷的气息。

    紧随青年男子之后的,正是那城主府的花甲老者,此刻这老者不怒自威,神情傲然,不过明显对前面的青年男子甚是尊重。

    只见这青年男子飘然下马,动作潇洒异常,迈步径直朝着燕云城他们这边踱了过来。

    “飞鸖兄,到了我这里连招呼都不打一下吗?”青年男子在离燕云城他们丈许之地停了下来。

    “孤支文宇,好久不见。”沈飞鸖身形微动,人已然出现在青年男子面前。

    “孤支文宇!”

    “他就是孤支文宇!”

    。。。。。。

    听得沈飞鸖的话语,围观的众人又是一阵骚动,议论声纷纷。燕云城望着身旁一位神情激动的男子问道:“大哥,这个孤支文宇很有名吗?”

    旁边的男子听得燕云城的话语,像看白痴一样看着燕云城,鄙夷的道:“燕国十大青年高手听过没?”

    燕云城配合的摇了摇头。

    男子愈发鄙视燕云城起来,不过似乎为了炫耀自己比燕云城厉害,嘴中开始滔滔不绝起来。

    燕国十大青年高手,是由燕国钦天监评比而出,在燕国极具权威。当初钦天监颁布文箓,卷首第一句赫然写着“丹鸖灵苍宇,碧笎破青云”,这里每一个字都表示一位高手,而字的前后顺序也代表了这十大高手实力的高低。

    此中的鸖字自然指的是沈飞鸖,而宇字指的正是面前的妖异男子孤支文宇,而这孤支文宇还是孤支城主孤支雄霸之子。

    这边燕云城摸清了孤支文宇的来历,沈飞鸖这边也与孤支文宇交谈着,只听孤支文宇道:“十年一别,飞鸖兄音讯全无,不想今日在此相遇,人生际遇当真是奇妙啊。”

    “家父得知飞鸖兄来到孤支城,得意叮嘱我一定得请你过府一续,”见沈飞鸖面无表情,孤支文宇依旧面带微笑,顿了顿继续说道:“家父与道衍真人也许久未见,甚是挂念,这下遇到飞鸖兄少不得要絮叨一番。”

    沈飞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淡淡的道:“带路吧!”

    说完却依然走向自己的牛车,看着疑惑的燕云城,示意他驾车跟上孤支文宇。

    孤支文宇一行人来的快去的也快,城门同时打开,聚集的行人开始有序的出城。

    城主府主厅中,此时沈飞鸖坐于右侧首位,燕云城坐在沈飞鸖下手,孤支文宇陪在沈飞鸖正对面,下人正忙碌的端茶送水。

    “飞鸖兄这位小兄弟是?”孤支文宇抿了一口茶,指着燕云城询问道。

    不料沈飞鸖低眉垂目,压根就没搭理孤支文宇的问话。自讨了个没趣,孤支文宇却不露声色,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容,不过眼中寒光一闪即逝。

    就在这沉默的尴尬氛围中,一声轻咳自门外传来,一位容貌威严,霸气非凡的老者走了过来,那花甲老者赫然亦步亦趋的跟在霸气老者身后。

    “沈贤侄!”霸气老者刚一进门,就开口道,声如洪钟。

    “孤支城主!”沈飞鸖在那声轻咳传来时,业已站起身来。

    来人正是孤支城的城主,孤支文宇的老子孤支雄霸。

    “坐。”孤支雄霸吩咐道。

    众人重新落座,孤支雄霸坐在上首主座,花甲老者陪在一旁。

    “道主近来可好啊?”孤支雄霸面带微笑的看着沈飞鸖问道。

    “谢孤支城主挂怀,家师一切安好。”虽然沈飞鸖性情冷淡,不过面对孤支雄霸,他却也不会托大。

    “好啊,转眼旬年逝去,当年与道主品茶论道的场景依然在目,真是怀念啊!”孤支雄霸露出一副憧憬缅怀之情。

    “孤支城主镇守一方,为亿万生民计,不辞劳苦,实乃令人钦佩。”听到说道自己的师父,沈飞鸖不得不搭话恭维一二。

    “贤侄说的是啊,为了黔首安身立命,治域平靖,老夫殚精竭虑,不敢有丝毫懈怠,可人力终有不及啊。昨日竟有贼子在城中行凶作恶,那贼子穷凶极恶,杀伤数百人后逃之夭夭,身为一城之主吾愧对城中百姓啊!”说道这里,孤支雄霸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沈飞鸖眉头微皱,此时他那里不明白,心中暗道孤支雄霸这个老狐狸,终究是道出了自己的目的,无非是想从自己这里探得口风,却弄了这么多弯弯绕绕。

    “孤支城主严重了,这一路行来孤支城海晏河清,尽是繁荣安定之像,飞鸖当真是敬佩城主的紧啊!”沈飞鸖心中了然,却避重就轻。

    听了沈飞鸖的话语,孤支雄霸哈哈大笑,面上看上去甚是高兴,摆了摆手道:“听了贤侄的话老怀欣慰,心中也好受了许多啊!”

    说完这话孤支雄霸就打住了,眼睛不着痕迹的瞟了花甲老者一眼,花甲老者会意,上前一步拱手道:“府主,老奴有话要说。”

    “哦,尤老有话直说。”孤支雄霸摆手应允。

    “不知沈公子对昨夜的凶杀案可之情?”尤老开门见山说道。

    燕云城蓦地心中一紧,看来沈飞鸖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出,所以催促自己收拾东西离开。虽说那些人的死与他们两人无关,可那个中年女子可是他们给救下的,最后才引来了那神秘高手。

    “知道。”燕云城频频朝沈飞鸖递眼色,可沈飞鸖都视而不见。见沈飞鸖如此说道,燕云城心道要坏事了。

    听得沈飞鸖的话语,孤支雄霸等人眼中神色一淩,只见尤老继续说道:“想必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沈公子是知晓的吧?”

    听得这话沈飞鸖没有任何异样,其实在当晚那位唤作阿龙的甲士队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沈飞鸖就已经知道中年女子的身份了,是以再次听得尤老问话,心中早已是波澜不惊了。

    昨晚第一次听到此话的时候,沈飞鸖可没有现在表现出来的这么平静,反倒是心中掀起滔天巨浪,震撼的无以附加。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